昭披耶河的快速船只營業到7:00PM,回程時河面上有些經營可用餐的遊艇已經亮起黃色的燈泡,看起來非常詩情畫意。在網路上查到的價格一餐約900泰銖,不算非常貴,不過到目前為止的人生經驗發現我是個容易暈船的人,只要是醒著坐船都會抓兔子,連這次短暫的快速船都產生有點噁心情況。花900泰銖一面吃一面吐,再怎樣難得機會都不划算,所以就把錢省下來。
 




 
我大約6:40左右從考山路附近的第13站Phra Arthit Pier上船,把要下船的第5站記成第3站,發現時只好從第4站匆匆忙忙下船,這就是慌亂迷路記的開始。
 
 
只有一個中年當地男子跟我一起下船,碼頭還有人來接他,兩個人帶著一點不解與懷疑的眼神看我離去。碼頭外面是一組建築,四四方方還高掛泰國國旗,看樣子很像是公家機關,我猜大概是警察或河巡機關之類,剛剛兩個人可能馬上走進建築裡,環顧四周靜悄悄沒人,我趕緊拿出地圖研究回到火車站的方向,離車站很近大約是在東北方。
 
 
我把地圖和簡直是遊客標誌的帽子收進包包,穿好外套拉鍊袖管都拉好,包包抱緊走出這組建築物。
 
 
外面是小巷弄,彷彿走到古早眷村巷弄間,晚飯時間三三兩兩騎著機車單車回家,走路的人也多是趕著回家,路邊屋子裡除了傳來電視機的聲音,還有一陣陣刺鼻的鐵鏽味。擦身而過的人沒有多看我兩眼,站在半拉下鐵門外的住戶也隨意看著街上,昏黃的燈光下,我盡量隱藏外地人的特徵,眼神不敢亂飄腳步不敢遲疑地走著,心裡頭荒的很。
 
 
走了大約10分鐘,或者沒那麼久只是心理壓力感覺時間很長,路轉寬了不間斷的車聲也越來越大,終於走到大馬路。可能是非重要的觀光區,路邊的店面早已關門休息。本想搭個嘟嘟車計程車快點回到火車站,只要別貴得太離譜就算被敲竹槓也無所謂,邊走邊招,一台接一台的空車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。走到了一個四路交會的小小圓環,三條路上的所有車子像潮水一樣往第四條路湧去,不誇張真像潮水,嘩啦啦嘩啦啦快速開過去,沒有一台往別的方向。第四條路騎樓下站著一對情侶,他們在我這次旅程中,占有無形但很大的意義。
 
 
這些生意車一直往那個方向去,表示那邊有大目標有生意作,很有可能就是華藍蓬火車站。那對情侶東方面孔但手裡拿著地圖應該也是遊客,經過他們時相互打量了一下,男生開口了,用英文問中國城怎麼走。我說應該是往右手那個方向,不過有點遠。他說在前面的7-11問店員,店員說直走右轉但沒說哪裡右轉。我說是右轉沒錯但不確定要走多久。然後就相互道別。
 
 
這麼簡單的對話,是哪裡有意義了?!
 
 
重點在於發音。其實這幾天我實在被他們的英文打敗,從飯店櫃檯人員到百貨公司服務小姐,很簡單的字都需要重複2、3次才聽得懂,不管是我說她聽還是他說我聽,完全打垮對英文會話的自信心,想說自己的英文怎會這麼糟糕,對台灣英文教育感到失望(明明是自己不用功)。
 
 
但這對情侶說的每一個字我完全一次聽懂,他們也完全明白我在說甚麼不需重複,這時候終於堅定最初的想法──是泰國人的腔調太重,才害我聽不懂的。
 
 
回到迷路,沿著第四條路走,雖然有小吃攤把爐子與桌椅直接擺在人行道作生意這種不現代作法,但路是越來越寬廣,15分鐘過去走到了華藍蓬火車站,接著搭捷運回飯店。
 
 
走冤枉路算甚麼,迷路才可怕。這時候別說相機沒電不能照真相,就算有電也不敢拿出來,擺明告訴大家我是遊客,快來把我又煎又殺。
 
 
2008.03 曼谷
小米帶你看完整相簿

dancerum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