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Cristina:也是拿WHA簽證的台灣人,我在girls hostel check in的時候遇到,她和朋友先到墨爾本兩周找不到工作,隻身飛來Cairns看有沒有工。

Joyce 2009 Cairns

2. Dana : girls hostel室友,帶了八千澳幣純粹來玩一個月,從雪梨墨爾本布里斯本到凱恩斯,

3. Jessica: girls hostel室友,已經旅行七個多月的澳洲人,我顯然被她身上的體味薰到。

4. Ming:第二天吃早餐時遇到看她拿衣服來洗,竟然也是台灣人,拿第二簽了,剛花了一千多澳幣三天潛水行程回來。她的字翻自台灣名。

Joyce 2009 Cairns

5. Hue:在CORONA Backpacker遇到的韓國人,長得很甜美,生肖屬雞,所以她的寵物是三隻小雞,這不是史奴比才會做的事嗎?當我們在分享彼此寵物的照片時,她拿出來的是雞毛,俗話說拿著雞毛當令箭(誤...)。

6. 一個英國女生CORONA Backpacker室友,神龍見首不見尾,整天幾乎看不到人,只有在我半夜醒來張開眼睛的時候才能發現她躺在自己床上,隔天一早又不見了。直到離開凱恩斯的前一天才知道她要隻身到曼谷。

7. 一個可愛的德國男孩,CORONA Backpacker室友,住進來第一天,一面和我聊天一面脫得只剩內褲,然後爬上床睡覺,這是要我聊天的時候把眼神放在哪?不過他和他住在另一間房的朋友很喜歡跟我借東西,借到我覺得你們兩個帶了這麼大的包包,裡面到底都裝了甚麼。一天清晨他的手機響了一會兒,他才清醒要跳起來接,一頭就撞到上鋪的鐵架,就像電視演的,抱著頭又不敢大聲哀嚎。

8. 煩人的法國人皮耶,CORONA Backpacker室友,出入完全不管時間和房裡的人是否在休息,拿東西一定要乒乒砰砰,整個門撞開又撞上。這是我認識的第一個法國人,完全是大大的壞印象。

9. 蔡Jack:PADI OW有本厚厚的中文書,丟掉可惜但要我帶著一年又太重,於是我在網路上說要送出,凱恩斯台灣人少還以為這本書就此要流落在CORONA backpacker,結果這位仁兄隔天馬上打來詢問,並且兩人十分談得來(很久沒遇到這麼好聊天的男生了),相談甚歡之下才又發現我們竟然認識同一個人,世界真的小,繞了一大圈還能有這樣的緣分。

 

 

 

dancerum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