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為了老東家的公務,在某客運的總站等車準備南下。只見有位約略十幾二十歲的男子斜背個包包,一手拿著一小包東西;一手拿張護貝過的紙「嘟」到每個等車人的面前。在我視線範圍內,大家幾乎都是標準社會化動作,看都不看一眼(或隨便喵一眼)就搖搖頭望向遠方、視而不見。縱使如此,男子還是客氣的點點頭,大概是以示道謝吧!然後尋找下一個目標,於是劇情不斷重複上演。

 

最後免不了的,那張紙「嘟」到我的面前,我很好奇地認真看了內容。紙中所寫的大意不出意料,說他是個瘖啞人士,為了養活自己所以親手作了一些可愛的鑰匙圈,希望看到紙的人能發揮善心。這是自找的,既然看的這麼仔細,那種和羅曼蒂克細胞一樣少的善心,不得不出來活躍一下。看他手中小小的鑰匙圈應該要不了什麼錢,就問了他多少。他比了兩根手指頭,我驚訝地問:「20元?」他搖搖頭。我更驚訝地問:「200元?!」他點點頭。

 

這太過份了,那小小一包中的兩個鑰匙圈,去夜市買大概50元就有了吧!小小善心立刻被理智蓋布袋,我立刻露出看過都說欠揍的表情,跟他說:「太貴了,我不要。」果然他也是在社會上打滾過的狠角色,隨即在袋子裡撈啊撈。我當然也知道他要拿出單一個鑰匙圈跟我收100元,所以低下頭準備露出更欠揍、冷漠的表情。再抬頭,他果然拿著一個鑰匙圈,比著一根手指頭,看著我。嘆了口氣,我掏出100元。

 

 

轉捩點是低下頭那一瞬間,我看到了自己的鞋子。

 

當時穿的雙鞋是我在某全國連鎖店工作時,為了要讓自己久站的腳舒適點,花了70元美金買的N牌氣墊鞋。

你要是問我,這雙鞋值得這些錢嗎?我答不上來。聽說(不知真假)此名牌鞋在馬來西亞雇的童工,一天上班12小時只給1元美金、做鞋的材料、以全球一年銷售的鞋量來平均研究費,還有以目前我也在名牌公司上班來估,一雙鞋的成本大概要不了35元美金。那為什麼我要花一倍的價錢來買?

 

因為它是名牌。

不可否認,我們從以前到現在,甚至是未來都會為了這個原因花了不少冤枉錢。

 

我也知道那個鑰匙圈絕對要不了100元,但還是掏錢買了。那一瞬間的想法是,就算賣的人不是瘖啞人士,但至少他表演的這麼賣力,拿著一張紙、陪著笑臉、看盡所有人的臉色,只為了賣1200元的東西。就算那樣利潤真的高,我也不幹,這也是我作不了業務工作的原因,不是嗎?!如果他作成功,何必計較他賺了多少。

 

 


dancerum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