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典型的起風午後,在我休假的這一天也出現了。
 
 
中部台灣夏日縱使滿天烏雲,只會微涼不會幽暗,我放下早上借來的書,倚著天色在落地窗邊的小木頭茶几上吃起粽子。今年我收到吃到許多粽子,可說是離家八九年的粽子配額都一口氣在今年報到,我以前怎麼會對粽子香這麼排斥,這時怎麼突然轉變成無法抗拒,一連吃了幾天都還沒膩。解決粽子後又拿出前兩天從台南帶回的義豐冬瓜茶,一邊喝著一邊看著兩點多就緩慢變暗的天色。
 
 
好像在阿婆生活才會有的中式古老時光,我卻有種很久沒出現的閒適感。
 
 
會是因為鄭華娟的書嗎?!我一向沒有喜歡她的書,平鋪直敘所見所想,用字遣詞讓我覺得在看中學生的作文,翻開任一篇都有…和驚嘆號,而我最近才看到一本書認為使用驚嘆號的作者,是因為沒有信心自己的文字讓讀者感到震撼。不過今天早上為了湊數多抽了她的書,是關於南美洲旅遊。
 
 
我常常勸人要放輕鬆,但自己卻超容易焦慮,最近又是一波接一波的事情。但不知道為什麼,在這個平凡的午後,鬧哄哄亂糟糟的思緒突然沉澱下來,像是過了換毛季的小米的毛,依然存在但妥貼在身體上,而非漫天飛舞。
 
 
這一刻的安靜,這麼美好。
 
 
 
PS:除了被雨澆濕的安全帽。本來打算讓太陽曬到乾熱而掛在車側,卻在大雨出現前來不及搶救。

dancerum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