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…的羊群 2009.10.23 Country Fresh, Wallangarra

 

 

 

  

拿刀的人將肉與骨分離後,便把腿肉丟給我們裝進袋中,看似簡單,但腿肉依羊的大小一~三公斤不等,剛開始因為沒抓到訣竅,我兩隻手無名指和小指的筋發炎腫起,別說包肉,連握拳的力氣都無。

 

做這個位置有三人,LukeAngela和我,後來又加了表弟,他們很好心地讓我負責將包好的肉裝箱(就是影片中Angela的工作)。直到最後三個星期,學會正確包裝方法,我們才輪著交換位工作位置。

 

其實腿肉出口分兩種,一種是直接裝箱,一種先丟到塑膠箱,再送到隔壁真空才能裝箱。因為工廠很老動線設計不良,需要靠人力拉箱子到隔壁,每個箱子約三十公斤,一次拉三四個箱子,每天不只十幾二十趟。

 

空箱子總共也才九個,循環使用,最多到第五趟,回來的速度就會趕不上包裝,於是乎工作檯上就會開始堆積,曾經堆到工作檯無空間可放,新的肉丟在包好的肉上面。

 

之後我就撩下去幫忙,壯漢(可能是NeoLukeJuno,看誰被抓來)在前拉我在後面推車,沒有再發生來不及的情況,只是一個早上下來,縱使在冷凍庫工作,汗水還是溼了內褲外褲內衣上衣,透到最外層的制服。

 

  

套全羊的工作,九週只有兩次,感覺好像在玩。

 

 

差點忘了,我還被摸屁股。

 

為免相互感染,剔骨間分有兩間,七成的工作是在第一間處理綿羊,偶爾會要鋸山羊而到第二間,因為所有員工都一起換地方工作,所以另外一間幾乎是空的。

 

事情發生在大家鋸山羊的時候,我被單獨叫到另外一間撕紙,撕到一半突然有人貼著我站,一手就放在我的屁股上。一開始還以為是認識的人開玩笑,抬起頭來才看到是陌生的印度佬,還假腥腥地問我從哪裡來拿什麼簽證。

 

等我反應過來架開他,他就順勢得意洋洋地走了。

 

少女遇到這種事通常覺得很羞辱而難以啟齒,可是本人離少女很遠了,休息的時候就告訴所有台灣人,仲介知道後來問情況,之後死印度佬也來道歉了。

 

隔了三件褲子,相信他也沒摸到個什麼,我由於心靈很強健,不至於受傷,所以不想鬧到supervisor知道。這樣的反擊只是要他讓了解,我不會吃了虧還悶在心裡,他不要幻想還有下次機會。

 

不過有個腦袋洞很大的人因此建議我,要求對方買酒請大家喝。不知道是要讓對方有藉口說,我為了想喝酒所以誣賴他;還是自己想喝酒,所以提出這種腦殘的意見。年紀一大把了還講出這種話,不知道腦袋的洞是不是大到連腦子都掉很多出來了。

dancerum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