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點的主菜烤安吉拉捲200元,加150元套餐有沙拉、濃湯、麵包和飲料。

一般餐廳如果有沙拉,送來幾乎都是冰的,菜冰的醬冰的連盤子都是冰的,因為整盤整盤冰在冰箱裡,客人上門就一盤一盤地搬出來。可是小王子的沙拉是常溫的,有萵苣、苜蓿芽、小蕃茄、紫色高麗菜絲、甜甜的醬都是常溫,不是什麼絕品好味,就很普通的沙拉菜色,但非常好入口。感覺這道菜是因為我出現才做的,不是早就做好了等個人出現就上菜。當然,也許在週末這種待遇,就不會有了,但現在有,我非常高興。

南瓜濃湯,真的很濃稠,裡面還有南瓜沒磨碎的小顆粒,吃到口中會慢慢地消失。之前青海路上的南瓜屋的湯也是這樣,只可惜後來倒了,美術館附近的南瓜屋聽說沒那麼好吃,也一直沒去,突然在這裡吃到,開心!喝完湯的時候,會在碗邊看到一條一條湯匙刮過的痕跡,這麼濃稠的濃稠度。剛端出來是會燙舌的溫度,所以拿了一起出現的麵包沾著吃。

麵包籃裡總共有三個種類,第一種是細長形有點像一中街路邊賣的大蒜麵包(我太貪吃了,一下就吃光了),但是上面是羅勒香料沒什麼蒜味,表皮烤的很脆,是那種有點像鍋巴的脆法,裡面很綿密很紮實的感覺,沾濃湯很對味很豐富。還有一片有點像是蘇打餅乾,但是沒什麼味道,還有兩個小小的法式小麵包,咬下去也是脆脆的,可能是剛開始吃的味道比較重,所以感覺就像吃一般的麵包。

主菜終於出現了,我喜歡有麵皮的東西,餛飩、水餃、春捲,但這些食物的重點在於他的內容,裡面包的料才是這樣東西好不好吃的關鍵。主菜一上來,很簡單的異國料理,很快地我就切一塊放進嘴裡,裡面的東西很快地像地雷一樣在我嘴裡爆炸,爆炸的情況之慘烈,相信當時我能從鼻子噴出那些氣味來。

再切一塊,芹菜--很好,香菜—很好,紅蘿蔔—很好,會辣—很好,這根本是我的地雷食物大結合嘛!喝一口白開水,冷靜一下,裡面還有丁狀蕃茄、綠橄欖、黑橄欖、玉米、素肉片等說不上愛或不愛的食物。為什麼要點這道菜呢?為什麼不看清楚菜單呢?如果你認識純妹,就該明白這就是純妹偶有的白癡狀況,只是這種狀況發生時都特別慘烈。

我並非說他們料理的不好吃,如果你愛吃這三種食物,那你一定會愛死了這道菜,所有的味道直率地在口中散開。但這三種味道任何一種我都難以下嚥,更何況這次是三種一起來,簡直是挑食極限大考驗。我也知道吃完這道菜不會變得忍人所不能忍,但就很想知道自己能塞進去多少。一塊一塊,從把麵皮中掉出來的部分還是撈起來吃掉,到掉出來就當作沒看到,最後兩口我只吃了麵皮和素肉。原來~我真的不會因為一道菜250元就改變自己。當服務人員問我味道如何?我努力地把口中的群雷吞下後,說了一句自認很中肯的話:「味道,很濃郁。」

其實一個人吃飯有一個人吃飯的好處。才能很認真的觀察四周的環境,真的知道吃進嘴裡的東西是什麼味道。不用為了怕同行的人無聊而找話題,不用為避免一直說話,只好拿起報紙雜誌猛翻(當然有時候是真的很想看)。這樣地在等餐之中發呆,有種悠閒的愉悅,看著窗外偶有一陣一陣細雨,反正多的是時間等雨停。呼~我想我是回不去忙碌的生活了。



吃飽之後,我拿了飲料坐到沙發上,才發現他們有個書櫃,有外文書、有行銷的工具書、有侯文詠王文華的書、有精裝封面的儒林外史,書櫃上面貼了一張小紙條:「閱讀,無可替代」。斜倚在沙發上看隨手挑的一本書,發現其實我看過這本了。以前只要看兩行就知道是不是看過的書,也許年紀大了吧!看了好一段,才覺得似曾相識。

最後,老闆免費招待自製的桑椹冰,於是我暫時忘了經痛這件事,好好享用這個單身的好處。

dancerum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